河南7旬老人隐居山西大山,做土陶35年成上门生意,买货要预定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1-08-26 04:44


近期,跟随着一帮户外摄影朋友行摄黄河,在河南和山西交界的黄河岸边听说黄土大山里隐居着一位河南老人,他在山沟里35年只做一种怪生意,专门给死人烧制盆盆罐罐,村民们说他是怪人干怪事,也不知道算是一种迷信色彩还是算作一种老手艺非遗项目,随后我们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沿着一条羊肠小道走进了大山深处,去探访这位神秘的老人和他的怪生意。


沿着山坡圆圆地转了一个大圈,我们才下到了老人居住的地方,仰观四周黄土大山高耸,远方传来黄河边的流水声,不知名的野鸟在空中时不时地飞过,此地环境还真是个隐居的好地方。一行人的说话声惊动了老人家,他带着满身的泥土味道走了出来,面对10多个相机的镜头他从容不迫,乐呵呵地笑迎大家。


祖大爷今年已经是76岁高龄,35年前跟随父辈一行6人从洛阳农村来到晋豫交界的黄河岸边从事制作盘瓦罐的生意,生产的产品大多都生活用品,有盆盆罐罐,大缸大瓮一类,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这些个手工陶制品占据着一定的市场,生意还算不错,九十年代后,随着塑料,钢铝等等新型建筑材料的出现,陶制品便失去了大市场,只有用来做丧葬的盆和罐小有市场,很多手工作坊便都关停了,父亲的一班人马也就打道回了老家农村。祖大爷对陶制品的老手艺情有独钟,始终心有不甘,觉得先人传下来的老手艺总不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随后他便独自一人返回黄河岸边,继续制作陶制品。


大爷说来到晋豫交界处的黄土大山,他选择了黄河岸边一个大山中的一个不住人地坑院子作为工房,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黄河两岸晋豫两省农村一直延续着土葬模式,风俗习惯大体一样,丧葬使用的瓦盆瓦罐一直都是土陶制品,他便把选项定格在了这两种产品上,大多以前的艺人师傅因加工陶器不能养家,慢慢都停了下来,后来在当地就仅存祖大爷一个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没过几年祖大爷的生意自然成了独家生意,河南和山西两地的客商都来上门求购,生意竟然好了起来。


大爷说因为是手工制作,他一个人的生产能力也有限,一年下来瓦盆只能制作3000多个,瓦罐就是2000多个,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后来甚至还发生了客商争抢货物的事情,随后为了大家公平竞争,他采取的是交现金预定货的方式,按照交钱定制货物的先后顺序供应。


在外人眼里制作瓦盆瓦罐没有啥成本,就是一些黄泥巴,可是祖大爷不这样认为,他说制作土陶的黄泥巴有严格的要求,是一种黄河岸边的特殊粘土,普通的黄泥巴是不能加工的,其次制作要经过晒土,碾碎,浸泡,过滤,晾晒,合泥,沉泥,捣泥,搓揉,拉条,拉坯,成型,阴干,晾晒,盖章,挂釉,装窑,烧窑,出窑等等多达20多道工序才能完成,其中还有很多的经验和技术,不是光有体力和蛮力就能完成的。


祖大爷的瓦盆批发价是每个5元钱,瓦罐是16元,每年他能收入4万多元。他告诉我们说现在制作瓦盆瓦罐一般就是大半年的时间,年纪大了在老家农村早已不种地了,那边有一大家子人,每年还要回几次老家生活一段时间,一来和家人团圆二来也算是休息休息,在这里制作土陶器纯粹就是自己对先人老手艺放不下的情节,每天做一做陶器,自己老年生活也充实,还有一份好心情。


大爷隐居的山沟沟距离当地最近的村子大约有四五里山路的距离,这里是个早已废弃的土窑院子,水电早已断绝,吃水需要从村子里拉来,照明就是蜡烛和手电,干活能打发寂寞,可是大多数时间还是一人度过,大爷买了一只小狗狗为伴,用收音机了解外边世界,偶尔烦心的时候便开着电动三轮车去村子里聊聊天打打牌,算是调剂一下生活,山沟沟上获得日子就是这样过着,几十年的坚持当地人很不理解,有人说他是“怪人”有人说他是“隐居”。


祖大爷说之所以选择在这里主要是考虑到产品的销路和制作材料的问题,几十年了当地就是他一家,销售成了上门生意,客商拿着钱排队等,如果做不出来自己也不会接人家的活,这个要讲诚信,其次黄河岸边有粘土不缺材料,烧制不用煤炭改用木材,成本很低。静静的山沟里一个人转动着轮盘,做出一个一个的土陶,看着它们大爷觉得心情舒畅,即使自己不能把老手艺传承下去,只要能干到最后一刻,也是对自己一个交代,也觉得对得起先人们了。


祖大爷站在黄土沟边常常远望黄河,感慨社会发展太快,他能接受老手艺面临的无奈,他说人生都要有追求,大多数人都是活在追求里,自己的追求就是坚守先人们传下来的老手艺,虽说现在专给死人烧盆罐,可是从不觉得有啥不好,把这个叫怪生意也好,说成陶艺也罢,他从来不计较,在他看来只要每天能做盆盆罐罐就是和先人们对话,找到了一份心灵的慰藉。您怎么看?欢迎留言。【想看到更多的百姓故事请点击关注】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